轻轻教育CEO刘常科:用跑马拉松的心态迎接创业挑战

中新社上海8月11日电 题:新经济新面孔:轻轻教育CEO刘常科:用跑马拉松的心态迎接创业挑战

“跑步对我心态的影响挺大的”,坐在中新社记者对面,“一对一”在线教育头部企业轻轻教育的CEO刘常科一脸云淡风轻。受今年初新冠疫情的影响,在线教育突迎巨大风口,取得爆发式增长,“仅1到6月份,我们的业务量就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0%”。

受今年初新冠疫情的影响,在线月份,轻轻教育的业务量就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0张亨伟 摄

不过就算再忙,刘常科仍然坚持每天清晨5点起床,雷打不动地跑上10公里。作为一名资深的“跑友”,46岁开始二次创业的刘常科说:“创业就像跑马拉松,不断地把自己从舒适区中拉出来”。

在人们的传统认知中,上海并非创业首选,可刘常科的两次创业都在这里。“过去的创业,野蛮生长的多,尤其是互联网行业,要求人的爆发力很强,1年当7年用,而上海偏安逸、偏小资,草莽式创业与上海的文化认知不同。”

不过近3年来,上海的创业氛围渐浓,在很多在线新经济领域,一批上海本土企业更是成长为行业翘楚。尤其是今年4月,此间官方发布了《上海市促进在线年)》,突显政府打造在线新经济高地的决心和信心。“靠勇气、靠机会主义的时代已经过去,现在的创业还是看环境,看一座城市是否适合未来的发展,上海营商环境规范、有秩序,这是创业很大的动力源。”

在线教育的本质还是教育,要在行业树立标杆,关键还在于教育服务,在于组织运营能力,这才是在线教育的根本。 张亨伟 摄

回到在线教育,在坊间有“南北派”之分——“南派做个性化教育,北派做在线大班课”。刘常科认为这主要源于两点:其一,早前线下教育行业的“执牛耳者”精锐、昂立,为上海培养并积累了大量教育服务的专业人才;其次,“一对一”对服务要求更高,而上海人做起服务来本就细致周到,这也是地域文化使然。

近年来,在线教育行业发展迅猛,尤其是在疫情的冲击下,“停课不停学”的需求激增,目前在线教育已形成三种主流业态,即双师直播大班课、同城在线小班课和在线“一对一”,轻轻教育所属的就是第三个“赛道”。

作为在线“一对一”的头部企业,疫情发生后,轻轻教育通过“云招聘”形式大规模扩充教师队伍,仅2月份招聘的教师人数就达800名。目前,轻轻教育拥有4600名师资队伍,平均年龄30岁,70%为女性。她们遍布中国各地,通过一根网线,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学生进行“一对一”的定制化授课辅导。

尽管各个教育企业所属不同赛道,但这一领域的竞争从来没有停止过,动辄出现上亿元人民币的营销推广费。在线教育作为一个“慢行业”,“烧钱”引流真能带来想要的效果吗?

在刘常科看来,在线教育行业的“烧钱”为的是建立技术门槛,以便形成未来的头部垄断,“通过烧钱进行行业洗牌”。但是钱不可能无止境地烧下去,在线教育跑马圈地的阶段已经结束,当增量资产变成存量资产的时候,下一步就要围绕教育的本质做文章,“而在线教育打价格战最后都是一地鸡毛”。

他说,互联网企业是跑在数据平台上的,它可以跨地域分工协作,提高效率。但在线教育的本质还是教育,要在行业内树立标杆,关键还在于教育服务,冬奥会在于组织运营能力,这才是在线教育的根本。(完)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yeenooled.com/,冬奥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